493 終章加后記 感謝大家

作者:福多多 |字數:8890

人氣小說:校花的貼身高手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沈浪蘇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長青帝尊又撩我了:嬌后,好火辣!都市奇緣重生軍婚:神醫嬌妻寵上癮

    ?    慕容千觴將大軍交給了裴東成,讓他全權負責,只需要在邊界上造造聲勢便可,自己則帶著程嘉假扮成了商戶潛入了南疆的地界。

    原本南疆與大齊的關系十分的友好,這一次雖然起了嫌隙,但是看大齊的軍隊進入了南疆的地界之后又退了回去,南疆人就覺得大齊應該不會著急的攻打他們。

    只要南疆王與大齊的女皇帝好說好商量,便無戰爭的危險。

    裴東成還派出了一個軍中的文職前去南疆的朝廷與南疆王繼續商討借道的問題。

    如此這么做,不過就是為了麻痹一下南疆王。

    有云亭派在南疆的人接應,慕容千觴和程嘉一路倒是沒引起什么人的懷疑。大齊脂粉生意在南疆做的十分好,這些香粉膩子在南疆的貴族之中聲譽很高,南疆的貴婦幾乎都以能用上大齊的胭脂水粉為一種身份的榮耀。

    不過雖然進了南疆的都城,但是想要進入南疆的皇宮打探消息也就沒那么容易了。

    慕容千觴與程嘉夜探皇宮,第一次走入了一種迷陣之中,多虧了程嘉兩個人才成功的脫險,饒是這樣,兩個人也是嚇了一大跳,不敢再輕舉妄動。

    南疆王歷代都以巫醫為尊,世世代代下來,南疆王的皇宮之中肯定有巫醫們布下的各種陣法,并不是那么容易說闖就闖的。

    這一次程嘉破陣還是花了不少時間,也驚動了南疆皇宮的守衛,接下來幾天,皇宮的守衛必定會加強,不適宜再去。

    慕容千觴和程嘉覺得既然暫時進不了皇宮,就索性去看看巫醫一族原本的地盤。

    畢竟那半張藥方才是慕容千觴來的目的。

    程嘉憑著記憶之中傳承下來的東西,帶著慕容千觴進了南疆京城附近的一座神山。

    這里即便巫醫一族已經全數覆滅了,神山的山門口還是堆放著各種供奉的物品,五花八門的什么都有。

    程嘉得了德娜的傳承,又研究了那么長時間的南疆文字,對南疆話已經了若指掌,所以與人交流起來完全沒有什么問題。他詢問了山下朝拜的老者,老者和他說了許多關于神山的傳說。

    這里曾經是月氏一族的起源地。

    南疆人相信月氏一族是神族的后裔,聚集于此,所以這山也因為月氏一族被尊為神山,一傳就是幾百年。可是月氏一族不像其他的族人,他們的人總是在減少,幾百年下來。真正擁有月氏一族血統的人已經少之又少了,德娜就是其中的一個,月氏一族的精神力十分的強大,這就是為什么德娜能保住云初,順利產下小云錚的原因。這一點,程嘉自問就是他借助了法陣的力量都不一定能做到。畢竟孩子要在母親的身體里生長十個月的時間,這其中消耗的精神力之大,常人無法想象。程嘉上次用了一次法術就昏睡了好多天。如果是德娜的話,情況會比程嘉好許多。

    不過德娜倒也沒看錯人,程嘉在這方面也的確是很有天賦的,再加上他學醫出身,本人就喜歡鉆研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程嘉帶著慕容千觴一路朝神山的深處走去,在神山的半山腰看到了一座大的神廟,這就是原來巫醫們住的地方了,現在這里已經大門緊閉,雖然隱隱的可以看到里面有人,但是這些人都只是負責打掃神廟的仆從。

    巫醫們一夜慘造殺滅,這件事情成為南疆最大的懸案,這神廟從那時候就被南疆王下令封存了。

    神廟看起來十分的宏偉,白石堆砌而成的臺階將整個神廟映襯的更加的巍峨高大。神廟前有一大片漢白玉鋪就的廣場,廣場正中央是一方祭臺,祭臺的邊緣鑲嵌著各種寶石,在陽光下熠熠生輝。這是南疆人幾百年積累下來的財富鑄造成的神廟。整個神廟都是用一種瑩瑩生輝的白石搭建起來的,邊緣雕花上貼著金箔,白色與金色構造出一種渾然天成的神圣與高貴。陽光映照在神廟的金頂上,讓整個神廟都散發著神圣不可侵犯的光輝。

    神廟外的祭臺上還是有不少山下的南疆人前來供奉的東西,門前也有不少南疆人過來朝拜,因為神廟已經被下令封存了,所以他們只是在神廟前祭拜,祭拜完畢就三三兩兩的坐在神廟前的廣場或者臺階上休息。南疆人對神廟極其的敬畏,所以雖然人多,但是卻一點都不嘈雜。他們怕聲音大了會驚擾神廟里的神明。

    “一會找個沒人的地方翻墻進去看看吧。”程嘉對慕容千觴說道。神廟的大門是緊緊關閉著的。想進去就只有翻墻了。

    “好。”既然要找藥方,這神廟就必須要找一找。

    “對了德娜給你的東西你帶來了嗎?”慕容千觴問道。

    “帶來了。”程嘉點了點頭。

    “那就帶上了吧。”慕容千觴略一沉思說道。“不管怎么說,你都已經是這里的大祭司了。就算是為了德娜,也應該來看看她的地方。”其實慕容千觴也想過,如果南疆人那么推崇巫醫的話,程嘉作為大祭司可以以這種身份接近南疆王,只是他們就這樣跑去皇宮的門口說程嘉已經傳承了南疆巫醫的大祭司,一定會被人當有病被拍出來。

    倒不如進這里,戴上大祭司的信物,說不定里面的人會發現程嘉的身份,從而稟告給南疆王。

    慕容千觴這些想,程嘉也馬上想到了這一點。如果這里面有人能證明他的身份,那他和大將軍就可以不費勁的進入皇宮了。

    “也對。”程嘉點了點頭,他從懷里將德娜之前轉交給他的鐲子取出來,帶在了手上。

    說來奇怪,本來平淡無奇的鐲子在戴上他的手腕之后馬上發出了一道炫目的紫光,這紫光從程嘉的手腕處緩緩的升起,接著神廟之中似乎有什么東西與這鐲子所發出的紫光相互輝映起來。

    神廟里面的紫光越來越強,讓整個神廟都好像掩映一片悠然又神秘高貴的紫色煙霧之中。

    “新的大祭司誕生了?”坐在神廟前臺階上休息的南疆子民看到這樣怪異的景象之后,紛紛用驚駭和敬畏的目光看向了站在臺階上一身布衣的程嘉。

    “新的大祭司!”

    “看他的手上!是大祭司的信物!”

    “大祭司得到傳承了!”

    眾人先是驚訝的看著程嘉,隨后有一位老者顫顫巍巍的走過來,恭敬的程嘉的身側跪下,“尊貴的年輕人,您是得到了大祭司的傳承了嗎?”

    他說的是南疆語,慕容千觴聽不懂,但是看著那老者一臉的尊敬和虔誠。慕容千觴也知道他是在詢問程嘉。

    “是。”程嘉顯然也沒想到自己剛一戴上這手鐲,會引起這么大的反應。

    在他戴上手鐲的那一刻,心底亦是升起了一片神圣和虔誠之意。這意念似乎與神廟之中的某種東西產生了共鳴,在他的腦海之中隱隱的浮現出一些符號,他剛才整個人站在神廟前,一動不動就是在感悟那些符號的含義。

    原來傳承并非是由大祭司一個人完成的,這神廟還有最后的一部分。

    一部完整的南疆祭祀儀式以及巫醫和月氏一族的起源歷史剛才如同畫卷一樣隨著程嘉感悟那些符號而在程嘉的腦海之中展開。

    他整個人也沐浴在紫色的神圣光輝之中,變得肅穆而莊嚴。

    良久,紫光才從他的手鐲上淡淡的消退,而相應籠罩在他和神廟上空的紫光也逐漸的消失,一切好像歸于了平靜。

    程嘉如釋重負的松了一口氣,轉眸對那跪拜在他身側的老者說道,“老伯您起來吧。我的確是得到了大祭司的傳承。”

    程嘉這話一出,廣場上頓時一片人聲沸騰。

    “神明有眼,老天忽悠。巫醫一族沒有覆滅!”老者雙手朝天,老淚縱橫,眼底的虔誠之意讓一貫清冷的慕容千觴看了都有點微微的動容。

    信仰的力量。

    不過若非親眼所見,慕容千觴也不會相信這世上會有如此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存在。

    就在大家紛紛跪下對程嘉虔誠的朝拜的時候,神廟的大門自動的打開。

    里面身穿白色長袍的人魚貫而出。

    為首的是一名年紀約莫五十歲上下的婦人,她額角帶著紫色的刺青圖騰,但是卻一點丟不會叫人感覺到詭異,反而有一種神秘的感覺。

    她緩步走到程嘉的面前,一眼就看到了程嘉手腕上的鐲子。

    她的目光頓時就變得激動了起來,“德娜大祭司的信物。”她深深的朝程嘉彎下腰來。

    “請問這位年輕人,您是不是得到了大祭司的傳承了?”她用古南疆語又問道。

    幸虧程嘉這些日子鉆研了不少南疆語,對古南疆語也有所涉獵,這種比較簡單一點的日常對話,他還是能應付的。

    “是的。”按照記憶之中大祭司的禮儀,程嘉看到那女子身上的服飾就知道他是神廟的禮儀官。

    他朝那禮儀官舉起了自己的手腕。

    禮儀官帶著神廟里面的人朝程嘉恭敬的垂下頭,“敢問您的姓名。”

    “程嘉。”程嘉謙虛的說道。

    禮儀官笑了起來,“果然娜迦回來說的話沒有錯,您就是德娜大祭司選中的人。”

    “既然得到了德娜大祭司的傳承,您就是我們新的大祭司了。大祭司請。”

    她朝旁邊讓開了道路。

    程嘉和慕容千觴對看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眼底的驚喜。

    他們本來還以為要大費一通的周章才能進入神廟之中,兩個人還想著要怎么費心讓南疆人相信程嘉就是他們新任的大祭司。

    大祭司在南疆那是堪比王一樣的存在,想要人相信程嘉就是大祭司應該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卻沒想到兩個人來神廟,卻誤打誤撞的讓眾人眾目睽睽的見證了神跡。眼看為實,倒是不需要程嘉去折騰了。

    還有娜迦的作證。

    程嘉這些日子倒真的將娜迦給忘到了九霄云外去了,他得了傳承之后就有點神經兮兮的。

    被這禮儀官一提,程嘉才想起來。

    “禮儀官大人。敢問娜迦在什么地方?”程嘉問道。

    “娜迦回來之后就一直在替德娜大祭司守靈。她一會就會來前面參拜大祭司的。”禮儀官說道。

    程嘉這才點了點頭,有娜迦的作證,他應該可以過關的。

    他悄悄的將剛才他與禮儀官的對話告訴了慕容千觴,慕容千觴卻是有點微微的皺起了眉頭。他小聲問道。“既然南疆的大祭司這么重要,娜迦又帶著德娜的骨灰回來了,和他們講述了你的存在,為什么他們不派人去找你?”

    “也對啊。”程嘉聞言微微的一驚,他怎么就沒想到這個情況呢。

    “小心點吧。”慕容千觴提醒道,“畢竟巫醫一族都沒了。你是碩果僅存的一個。”

    “恩。”兩個人用壓低了聲音,用大齊語交流,慕容千觴也仔細的觀察了這些人,他們并沒有顯露出什么異樣,想來應該是不懂大齊的話。

    程嘉被讓到了神殿內部。

    他和慕容千觴驚奇的發現這里的神廟并沒有什么具體的神像,神殿里供奉的都是植物和動物的白色雕像,這些雕像分別站立在兩邊,而在正中央則是一團火一樣的圖騰雕刻。

    “這倒是與傳承里面的東西一樣了。”程嘉暗自對慕容千觴說道,“他們崇拜的是自然之力。”

    “哦。”慕容千觴微微的挑眉,既然來了南疆,就按照南疆的禮儀,他學著程嘉一樣跪拜了下去。

    這神殿里似乎充滿了一股淡淡的香氣,會讓人神清氣爽。

    “這香味沒有問題吧?”慕容千觴問道。他現在一個人背著兩條命,不得不步步小心。

    “放心。”程嘉說道,“這是這神山的特產花卉。出了神山,這種花就會凋謝。在這里有明目提神的功效。這里奇奇怪怪的東西挺多的。”

    這大概真的是大自然的恩賜之物。只要是安全的,慕容千觴就不怎么在意了,他點了點頭。

    “叫來娜迦問問吧。”慕容千觴壓低聲音說道。

    程嘉點頭,對禮儀官說了幾句。禮儀官自然會照做,她們將兩個人迎到了一處偏殿之中,這里看起來布置的十分華麗和舒適,一道山間的瀑布從露臺之外飛泄而下,在一片蒼翠的綠意之中宛若白練一般,瀑布之下是碧玉一樣的水潭,這偏殿就半跨在水潭上修造。一切都是素白的巨石雕琢而成的,古樸之中透著幾分奢華之意。

    “將來這是你的地盤了?”慕容千觴環顧了一下四周,說道,“倒是一個仙境一樣的地方。”

    程嘉看了看周圍,微微的一聳肩,“我不確定是不是要住在這里。說真的,我都沒做好準備要在這里當什么大祭司。我還是想回大齊去。”

    “決定權在你手里。”慕容千觴拍了拍程嘉的肩膀。

    “對了我剛才得到了殘缺的一部分傳承了。”程嘉說道,“但是那半個藥方卻還是沒有下文。”

    “沒事。慢慢找。”慕容千觴微微的一笑,“應該會有線索的。”

    “是有。”程嘉說道,“剛才我看到了一整部月氏一族的歷史。那藥方的確是出自月氏一族中一名先賢的。”

    “那就好。”慕容千觴聞言,心頭一喜,“這里是月氏一族的發源地,沒準后半張藥方真的會存在這里。”

    “恩。”程嘉點了點頭。

    只要有希望,那就好。

    “這后面的書閣之中還有許多關于那人的記載。一會見了娜迦之后去翻閱一下。”程嘉說道。

    這真是太好不過了。

    娜迦很快就被人帶了過來,她也身穿一件蘇白色的長裙。

    見到了程嘉之后,娜迦也顯得十分的激動,忙走過來,跪下,“大祭司,您終于回來了!”

    她親吻著程嘉腳下的地面,嚇的程嘉差點一蹦三丈高。

    雖然他知道這是侍女對大祭司的禮儀,但是真的有人做出來了,那感覺好奇怪。

    “起來吧,娜迦。”程嘉忙對娜迦說道。

    “禮儀官大人,我有一些話想和娜迦專門說,您先出去一下好嗎?”程嘉禮貌的對那禮儀官說道。

    禮儀官點了點頭,悄然的退出了偏殿。

    “娜迦,你回來的時候是不是巫醫一族全數都遇害了?”程嘉對娜迦說道。

    “是的。”娜迦點頭。

    “那你和他們提起我,他們為什么不派人來找我?”程嘉又問道。

    娜迦嘆息了一聲,“大祭司,我們不去找您是為了保護您啊。那時候那個自稱是蒙受過神的啟發的人堂而皇之的住在了神廟之中,塞婭殿下對他言聽計從的,就連我們的王也對他十分的恭敬。我們之中有人駁斥過他,但是很快就發現所有反對他的人都莫名其妙的死了。我回來的時候帶回了大祭司的骨灰,和也禮儀官大人說了您的事情,禮儀官大人和另外幾位大人商議了一下,暫時將這件事保密起來。畢竟如果您再出事,這巫醫一族就真的完全覆滅了。就是德娜大祭司的骨灰運回來的這件事情,大家都隱瞞了下來,由我單獨在后面供奉著。禮儀官大人說這樣也是在保護我。”

    原來是這個情況。

    這么說來,剛才的禮儀官倒是一個不錯的人了。的確,如果娜迦帶回德娜骨灰的事情被風無塵知道的話,娜迦必定會被風無塵抓去。三下兩下的,風無塵也必定會知道程嘉的事情。程嘉在大齊得瑟了這么久,說起來倒也要感謝神廟眾人齊力隱瞞這件事情。

    所以剛才他在門口接受最后的傳承的時候,那禮儀官并沒有顯露出多驚訝的顏色。而是她早就知道程嘉的存在。一切都顯得十分的淡定從容。

    程嘉將娜迦的話轉述給慕容千觴聽,慕容千觴聽完后略點了點頭。

    原來是這樣,那就是說整個神廟的人都在保護程嘉,所以才不會將程嘉的消息外露,同樣的,風無塵雖然在南疆這么長時間,但是并不知道娜迦已經將所有的一切都托付給了程嘉了。

    這對他們來說倒是一件好事,畢竟這樣他就會松懈了對南疆王的看守。

    慕容千觴太了解風無塵了,師兄弟那么多年,風無塵有一個很不好的毛病,就是有的時候有點過于自信。大概是將別人掌握在這里已經變成了習慣,所以風無塵會對已經掌控的人少做松懈。

    若是他認為再也沒有人能威脅到他的話,他會有所大意的。

    程嘉與慕容千觴商議了一下,程嘉今日在神廟門前弄出了這么大的動靜,相信過不了多久就會傳入南疆王的耳朵里,南疆王會親自來見程嘉的。

    “現在塞婭公主殿下在哪里?”程嘉問道。

    “塞婭公主被留在了宮里。”娜迦說道。

    “他居然不帶著塞婭去南詔。”程嘉覺得有點奇怪。“塞婭是他手里多好的籌碼啊。”

    “他可能在南詔找到更好的籌碼了。”慕容千觴聽程嘉翻譯過之后淡然的說道。

    “難道他不怕南疆王與大齊聯手對他發難嗎?”程嘉問道。

    “他不知道你的存在。自然是不怕的。”慕容千觴緩聲說道。風無塵對自己的手段素來自信。

    “塞婭的情況現在怎么樣?”程嘉問向了娜迦。

    “塞婭公主現在一天比一天虛弱。”娜迦說道,“我聽禮儀官大人說,自從那個人走后,塞婭公主就和丟了魂一樣。”

    “哦。”程嘉應了一聲,微微的嘆息了一聲。

    程嘉想起了當初塞婭的模樣,心底倒是有點微微的不適。他不確定娜迦說的塞婭公主丟了魂一樣到底是個什么樣子,不過隨便想想,那情況也不會太好。

    禮儀官大人在外面輕輕的敲門,程嘉應了之后,她帶了一大群人進來,每個人手里都捧著各種各樣的東西,有衣服,有各種飾品。

    “大祭司,這些都是我們悄悄的替大祭司準備下來的東西。大家在娜迦送回消息之后,都在期盼著大祭司的回歸。大家都相信神會指引著大祭司回到神廟之中。今日神真的將大祭司帶回來了。所以請大祭司沐浴更衣吧。你身上有著德娜大祭司的傳承,又接受了神明最后的傳承,若是您能握住這把權杖,則可以完成最后一步。”禮儀官大人帶著眾人朝程嘉恭敬的跪下。

    他們呼呼啦啦的跪了一大片,倒是將程嘉弄的有點手粗無錯的。

    他求助的看向了慕容千觴。慕容千觴雖然聽不懂剛才禮儀官大人說的是什么,但是看他們的樣子也猜到他們是請程嘉換衣服登位。慕容千觴朝程嘉點了點頭。

    程嘉愣了愣,最后還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接過了禮儀官大人雙手捧過來的權杖。

    權杖到了程嘉的手里也似乎和手鐲相互的回應了起來,在程嘉握住的瞬間,一圈紫光從他手里的權杖發出,形成了一個光環朝外快速的擴張,轟的一下,好像氣流噴涌一樣,不過那紫光轉瞬即逝,收到了權杖頂端的紫色寶石之中,寶石瞬間就好像被點亮了一樣,發出了淡淡紫色光芒。

    “權杖也認可您了。”禮儀官大人欣慰的對程嘉說道,“從現在開始。您已經是大祭司了。”

    程嘉還以為成為大祭司的儀式是有多繁瑣,卻沒想到只要握住權杖能發光就已經是大功告成了。

    他腦子里面好幾套祭天的儀式完全都是擺設了。

    程嘉被人簇擁著進了內室去沐浴更衣。慕容千觴則靠在露臺的欄桿上看著外面飛流直下的瀑布。

    程嘉被神廟所認可,相信很快就能見到南疆王。程嘉應該有辦法移除風無塵對南疆王設下的移魂術。只要南疆王一恢復正常,他就可以借道南疆,直達南詔國國境了。

    大概師傅在天之靈都沒想到,這一世,他居然要和自己的師兄站在了對立面上。

    有南疆相助,破南詔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況且他們還有程嘉的幫忙。

    不知道云初在京城過的如何,之前一直在趕路,想的不是那么多,現在事情有了發展和轉機了,慕容千觴發覺自己真的很想云初。

    新的大祭司回歸這種在南疆可以被稱為轟動的大事很快的就傳入了南疆王的耳朵里面。

    居然還有大祭司!德娜大祭司在大齊身亡之前居然找到了傳承人!這讓南疆王再也坐不住了。

    他是受了風無塵的蠱惑不錯,但是風無塵的蠱惑是建立在南疆已經沒有了巫醫的前提下。

    所以南疆王才會對風無塵的話深信不疑。

    現在新的大祭司出現了,就連最后的傳承都已經完成了,并且拿起了權杖,南疆王就不得不去見見新的大祭司。

    這一次他親自帶著人,叫人抬著塞婭前去神廟。

    塞婭是他最最心愛的女兒,現在一副行將就木的樣子,也是讓南疆王痛心不已。他已經找遍了全國的醫者,都對公主殿下的狀況束手無策。如今大祭司出現,那是不是意味著塞婭的狀況會好轉呢?

    南疆王親臨,神廟的大門自然會再度被打開,程嘉穿著一身大祭司的白袍,長發垂肩,額前帶著大祭司的發冠,手里拿著大祭司的權杖,在禮儀官的陪伴下,緩步走出了神廟,親自出來迎接南疆王。

    慕容千觴也換了一席白袍,跟在隊伍里面。

    程嘉人本就生的白凈俊逸,這一身白袍子穿上倒真的有幾分莊嚴肅穆的樣子出來,慕容千觴看的暗暗搖頭,人果然是要靠打扮的,神經兮兮的程嘉這么隨便裝扮一下,頓時就變得神采奕奕的。

    他手上的權杖發出淡淡的紫光,將他整個人都映的高貴無比。

    “參見吾王。”程嘉按照南疆的禮儀前去見禮。

    南疆王一看到權杖頂端的寶石亮了,也是激動的差點沒說出話來。

    “大祭司回歸,萬民之幸。”南疆王扶起了程嘉。他還真的以為巫醫一族從此消亡,卻沒想到德娜在最后還是將大祭司傳承了出去。“趕緊,來看看塞婭。”南疆王拉住程嘉的手,迫不及待的說道。

    程嘉雖然也很想看到塞婭,但是他還是先忍住,“還是先看看陛下吧。”

    “怎么了?”南疆王一驚,“寡人沒什么異常啊。”

    程嘉朝他微微的一笑,抬手在空中劃出了一個字符,隨后閉目,他握住了南疆王的手。

    南疆王感覺到一股熱流緩緩的從掌心注入他的體內,他的頭驟然的痛了起來,那是一陣尖銳和極其快速的疼痛,駐留的時間不長,就好象被什么刺了一下,瞬間刺破了一個屏障一樣的東西。在銳痛過后,南疆的王的腦子就變得清明了起來。

    “這是......”南疆王愕然的看向了已經睜開眼睛的程嘉。

    “陛下,剛才我替陛下移除的是有人對陛下使用的一種意念之術。”程嘉笑道。“陛下是不是常感覺有人會在耳邊說什么,指示陛下做一些事情呢?”

    南疆王大駭,“是啊。”他以為這是神的口喻,“這難道不是神的意志嗎?”

    “并非。”程嘉微微的笑道,“這只是對陛下施法人的意思。并非是神的意欲。”

    施法人!“是誰?”南疆王自然是相信大祭司的話,他幾乎是稍微想了想就勃然大怒,”是誰敢對寡人做這種事情?”

    “陛下,就是之前帶回塞婭公主的人。”程嘉緩聲說道,“他不光陷害了陛下,也陷害了塞婭公主。塞婭公主現在變成這個模樣,就是與他有關。他想控制住公主,并且接近吾王,用吾王的力量幫助他達到他的目的。”

    “你說的是無塵!”南疆王大驚失色,他前思后想了一下,程嘉說的一點都不錯,他就是從塞婭將那個叫無塵的人帶回來以后才漸漸的能聽到所謂的圣喻的。

    程嘉醫好了南疆王,再去看了看塞婭,果然是被鎮魂玉鎖住了自己本身的意識。

    風無塵不在,作為對風無塵言聽計從的塞婭就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一樣。在德娜的傳承之中并不是美有破解這種東西的辦法,只是程嘉剛剛對南疆王用了精神力,就已經感覺到十分的困乏,他的精神力還是不夠。他現在只能先用法陣轉移一下捆縛塞婭的那塊鎮魂玉歸屬的問題。先讓塞婭將他當成主人。

    轉化的儀式相當的繁瑣復雜,在南疆神廟眾人的相助之下,程嘉耗時三日才完成,等儀式完成之后,他整個人已經累的說不出話來。

    塞婭陷入了昏迷之中,等塞婭再醒來的時候會忘掉風無塵,只聽程嘉的話。

    在程嘉休息的時候,慕容千觴找到了南疆王,并且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慕容千觴名揚四海,南疆王恢復清明之后,對慕容千觴哪里還敢怠慢,想想自己之前將慕容千觴拒之于外,南疆王也是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慕容千觴再度闡明了自己的用意和立場,南疆王這一次二話不說,不光準許慕容千觴借道,更是要親自發兵,配合慕容千觴一起,直取南詔。南詔新王就是風無塵!那個不光蒙蔽了他,還害他女兒的人。這口氣憋在心底實在難受。

    這邊商討好借道的事宜,慕容千觴馬上通知裴東成帶兵過來。自己則留在神廟之中查找藥方的線索。

    大軍抵達南疆的京城還需要幾天的時間。

    程嘉醒來之后就一直在藏書室里找著關于月氏人對藥方和對那個先賢的記載。不過兩個人將所有的典籍都翻遍了,卻遺憾的發現了一個事實,這藥方真的只有一半了。

    月氏一族的人擁有神奇的東西太多,注定是會被世人所忌憚的,他們原本移居的地方是南詔,后來因為能力太強,所以被南詔王所忌憚。南詔王想盡辦法想要殺死月氏一族的人,這個藥方就是在那種情況下出現的,救過不少月氏一族的人,但是南詔王是不會允許一群能力逆天的人存在的,所以他下令從暗殺月氏一族到大規模的屠殺,將月氏一族攆到了他們祖先發跡的地方也就是現在這個神山。藥方就是在戰火之中失落了一半,而那個寫下藥方的人也死在了南詔人的刀下。

    回歸了深山的月氏一族已經不復興盛,漸漸的過起了隱居的生活,但是他們還是會救助一些進山的南疆人,漸漸的在南疆就得了一些地位。他們會教南疆人醫術和簡單的法術,這就是南疆巫醫的形成,有過南詔的前車之鑒,這一次他們十分的低調,即便是收徒也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人。不過他們還是獲得了南疆人的尊重,也得到了南疆王族的信賴。可惜幾百年下來,月氏一族的人越來越凋零,月氏一族緊緊的遵守祖訓,不大規模的收徒,直到現在。他們族人越來也少,巫醫的數量也不多。所以才會讓風無塵那么容易將巫醫一族一窩端了。

    藥方真的只有一半了。原本滿懷希望的慕容千觴瞬間就覺得自己全身發冷。

    難道云初這一生注定要忍受那樣的折磨了嗎?

    約莫半個月的時間,裴東成帶著大軍到了南疆的京城附近。

    南疆也派出了軍隊與大齊的軍隊兵合一處朝南詔國進發。

    一個月后,南詔國外圍的城池已經全數被大齊與南疆的聯軍占領。

    另一個月后,大齊與南疆的聯軍進攻南詔國的腹地,但是被南詔的軍隊阻擋在了天險之外,雙方僵持不下。

    “大將軍。南詔國使節求見。”裴東成進入了慕容千觴的大帳,對慕容千觴說道。

    他終于沉不住氣了。慕容千觴淡淡的點了點頭。不出他的所料,使節來是秘密送信給慕容千觴的。風無塵約慕容千觴單獨一見。

    慕容千觴本不想去的,但是風無塵在信里說的很篤定,如果他不來,會抱憾終生。

    慕容千觴最后還是去了。

    山谷之中,一片繁花點點,在蝴蝶翻飛之間,慕容千觴騎馬緩緩的進入,他這次沒有單獨過來,而是帶了人已經悄然的埋伏在這里。

    現在他一身系兩命,所以不是確定絕對的安全,他是不會單獨涉險。

    “小師弟。你現在太謹慎了。”風無塵身穿白色的長袍,風姿卓然的站在繁花從中,看著他笑道。

    慕容千觴微微的一聳肩,不置可否。

    “長話短說。我聽說你在尋找天華丹的藥方。”風無塵笑道。

    “你也不會有。”慕容千觴緩聲說道。

    “我是沒有藥方,但是我在南詔的皇宮找到一顆天華丹的成品。”風無塵說道,“只要你退兵并且答應我三十年內不發兵侵犯南詔,我就將這顆藥送給你。”

    “誰知道是真是假?”慕容千觴心底微微的一動,不過還是淡淡的說道。“你也知道我找天華丹是給誰用。所以你給出來的東西,你覺得我會信嗎?況且即便南詔王宮有,那東西已經好幾百年了,能不能有效還是一個問題。”

    “你必須相信我。”風無塵說道,“如果你真的想治好云初的話。”

    “毒死云初對我一點好處都沒有。你和云亭是絕對不會放過我的。”風無塵說道,他并不知道如果云初死,慕容千觴也會跟著一起死。“南詔剛剛到我的手里,可以這么說,我經不起大齊軍隊傾巢而出替你們的女皇陛下報仇。我不會拿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基業去開玩笑。”

    慕容千觴嘴角掛著一絲淡淡的笑,“我又怎么確定那藥沒有別的問題呢?”

    “你不是已經找到大祭司了嗎?”風無塵苦笑了一下,“大祭司的傳承是一代接一代的,他自然可以辨別那藥是真是假。”

    程嘉回到南疆已經好幾個月的時間了,風無塵自然知道程嘉的存在。他后悔的要死,雖然他弄死了德娜,卻不知道德娜在臨死的時候將傳承給了程嘉,老天真會和他開玩笑。他自問算無錯漏,可實際上,總是會出現這樣那樣的錯失。

    風無塵有點略失落,他終究還不是神。

    慕容千觴的心底倒是被風無塵的話掀起了滔天的巨浪,不錯,程嘉可以辨別那藥的真假。

    “怎么樣?”風無塵見慕容千觴一直抿唇不語,心底到真的有點沉不出氣了。

    云初的身體不好,但是并非一定這藥不可。

    他也是在情急之下才想到了這個辦法,小師弟對云初的感情可以治愈心魔可以放下仇恨,那小師弟為了云初退兵也不是沒有可能。

    南詔國的皇宮當年曾經存有很多這種丹藥,但是幾百年下來,送人的送人,消耗的消耗,等他接收南詔皇宮的時候,也只找到兩顆。現在拿出一顆還引誘慕容千觴退兵。

    就在風無塵幾乎以為慕容千觴不會同意的時候,慕容千觴忽然點了點頭。

    這讓風無塵喜出望外。

    “過三日,我就將丹藥送到你那邊去。”風無塵大喜,但是臉上并沒表露出來。

    只要慕容千觴退兵,生下來的南疆人,他并不懼怕。

    三日后,慕容千觴果然收到了風無塵送來的藥丸,他迫不及待的就帶著藥丸離開軍營去了神廟找程嘉。

    程嘉這次并沒有跟隨慕容千觴一起前去,而是留下來醫治塞婭公主。

    他沒有德娜那么強大的精神力,能一次性解除掉塞婭身上的禁制,但是他可以每天解除一點。

    幾個月下來,塞婭恢復的很好,只是畢竟是意識受過傷的人,她現在如同一張白紙一樣,程嘉怎么教,她就怎么學。

    程嘉原本想將塞婭當成淑女一樣來教,后來他想著當初塞婭的模樣,心就軟了下來,他心目之中的塞婭還是那個活潑好動,說話顛三倒四的熱情小姑娘,那么,就還塞婭本來的樣子吧。

    所以塞婭在程嘉縱容下,始終不可能變成淑女了。

    “程嘉,外面有一個很帥的男人找你!”塞婭公主拎著裙子跑進了程嘉的房間。

    “你永遠不知道敲門嗎?”程嘉正在換衣服,被塞婭風風火火的闖進來,程嘉扶額,用最快的速度將衣衫套好。

    “你的房間還需要敲門嗎?”塞婭眨著大眼睛,問道。

    “需要!”程嘉跳腳說道。她一定是故意的!專門挑他換衣服的時候進來。

    “不看你就是了。”塞婭朝程嘉一吐舌頭,做了一個鬼臉。“我去看外面進來的帥氣男人。比你漂亮多了。”

    “你敢!”程嘉朝塞婭一呲牙。塞婭也朝程嘉一呲牙,兩個人呲來呲去的,塞婭飛快的程嘉的唇角親了一下,隨后跳到了一邊,看著他臉紅的樣子呵呵直笑。

    程嘉在心底微微的嘆息,眼底卻是一片柔光。

    對了,外面漂亮的男人是誰?

    程嘉走了出去,迎面見到了一身風塵的慕容千觴。

    “看來塞婭恢復的很好。”慕容千觴顯然是看到了剛才的一幕,調侃道。

    程嘉的臉刷的一下就紅了。

    “幫我看看,這藥是不是真的。”慕容千觴將風無塵送來的藥丸拿了出來。

    程嘉將藥丸倒了出來,書籍上是有記載,只要是掌握了大祭司的傳承的人,可以分辨出藥的療效和有沒有毒。

    “的確是真的。”程嘉又驚又喜的說道,他剛才用大祭司的意識掃視了一下藥丸。“是天華丹不錯,外面包裹了一層特別的蠟,包保住里面的藥效幾百年不變。”

    “是真的就好。”慕容千觴將藥丸接了過來,心底壓著的一塊大石頭,終于落地了。有了它,云初以后再也不需要受病痛所困!

    “我回大齊。你和我一起嗎?”慕容千觴將藥丸收起來問道。

    程嘉本是想馬上點頭的,不過他的衣角被塞婭悄然的牽住,他剛想要說出口的話就生生的被咽了回去,”我再過一段時間吧。”

    “好。”知道他舍不得塞婭,所以慕容千觴也不要求他做什么,于是他獨自出了神廟,迫不及待的踏上了回程。

    大齊的除夕總是一年之中家家戶戶團聚的時刻。

    在鳳儀宮中,皇家也在熱鬧的吃著年夜飯。

    太上皇看起來起色比平時要好,太后為了應景和他一起穿了一身的紅色,太皇太后則是穿著一襲淡色的長裙,孟岐山也被云初喊到了宮里來一起吃飯,他與云亭一起坐在云初的右側,而挺著大肚子的小公主則坐在女皇陛下的對面。由秦錦墨伺候著。

    看著秦錦墨那令人發指外加毫不掩飾的妻奴樣子,女皇陛下微微的側目,還能不能有點出息了?

    唉,沒丈夫在身邊的人就是沒人疼。女皇陛下開始扯著小手帕按自己的眼角,心底卻是在狠狠的罵著慕容千觴,每次一放出去就不見人影了!以后還是找個鏈子將他拴住好了!

    “母皇,我要吃那個!”小孩子最喜歡過年了,他扯著云初的衣袖,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母皇正在沉浸在自我的悲風傷秋之中不可自拔。

    “哦。”云初想著慕容千觴,所以心不在焉的伸出筷子去夾了一筷子放在了小云錚的盤子里。

    小云錚吃的快,很快就吃光了,“母皇我還要。”

    他馬上說道。

    云初又夾了一筷子投喂給自己的兒子。

    “我還要!”

    “你還吃?”云初微微的側目,“你小心變成小胖子,以后找不到媳婦!”

    哎呀媽呀,雖然不知道媳婦是什么,不過好像也很好吃的樣子!小云錚有點被嚇住了。

    “別聽你母皇胡說。”太后笑著讓小云錚到她的身邊,耐心的將小云錚要的東西挪到了他的面前。為了讓這一頓團圓飯吃的像一家人,所以這次他們都不準侍女們過來布菜。

    “可是母皇好像脾氣很大的樣子。”小云錚心有余悸的看著云初,對太后悄聲說道。

    “她啊.....”太后笑了起來。隨后,“呵呵。她不是對你發脾氣的。你不用太放在心上。”

    “月兒是身體不適了嗎?”太上皇問道。他有時候不舒服,脾氣也會不好。云初的身體一直都不好,所以脾氣大點也是難免的。太上皇關切的問道。

    “父皇,你不懂我的憂傷。”女皇陛下放下了筷子,嘆了一大口氣,幽幽的說道。

    太皇太后噗哧一下笑了出來,她與云初在一起那么長的時間,又怎么會不知道女皇陛下這是純粹的又開始作了。

    云亭也笑了起來,“看來要是某人再不回來,后宮大門又要開了。”

    “你怎么知道?”女皇陛下朝大哥瞪眼睛。

    “你那日在宮門口喊的那么大聲,鬼都聽到了!”云亭笑說道。

    “你那是卑鄙的行徑!你聽人家墻角!你你你!”女皇陛下豎起了纖纖玉指點著云亭的鼻子,“不許詆毀本女皇的光輝形象!”

    云亭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陛下。”蒹葭在云初炸毛的時候匆忙的走進來,在云初的耳邊低語了幾句,云初那原本有點失神的眸光頓時就亮了起來。

    “父皇,母后,太皇太后,我那個啥,去更衣一下。”云初頓時就一欠身站了起來。

    “好端端的去更什么衣啊?”太上皇不解的問道。“趕緊回來啊。”

    “是是是,很快。”云初站了起來,飛快的朝殿外走去。

    “長姐有貓膩!”長安公主殿下的眼珠子轉了轉,“我去看看去。”

    “你就別鬧了。”太后白了長安公主一眼,“你也不看看你那身子!你長姐自有她的事情,你老老實實的坐在這里。一會還有煙火什么的。戲也都是按照你的喜好編排的。你就給我消停點吧。”

    “哦。”被母親吼了,長安公主雖然噘嘴了一下,但是還是老老實實的坐在了原處,秦錦墨的心也放了下來。

    長安公主就快要臨盆了,太醫說就在這幾天的時間,害的他整天都提心吊膽的,長安公主又是一個不老實的,到處撲騰,秦錦墨整天都要被嚇上好幾回。

    女皇陛下從大殿里面出來,蒹葭就馬上給她披了一件厚實的白裘。

    “慕容千觴真的回來了?”女皇陛下急躁的問道。

    “回來了。大將軍就在花園里等著陛下呢。”蒹葭笑道。

    回來了不來找我!跑花園里做什么?

    女皇陛下雖然在心底數落著,不過還是三步并成兩步的去了御花園。

    “云初。”就在女皇陛下到處張望著,尋找自己丈夫的時候,她聽到了一聲清越的叫聲,在外面一片嘈雜的鞭炮聲中顯得更加的安寧。

    云初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一名青年身穿著一襲黑色的長袍,站在了臨水的岸邊,身姿修長,月色將他的身影投在了地上,他的一雙墨眉之下是清朗的雙眸,眸光輕盈,帶著濃的化不開的情意。

    “你們留在這里。”云初對身后的侍女們說道。她自己則迎著那位青年走了過去。

    她將自己投入了青年的雙臂之中,他的身上還帶著淡淡的清香,已經是沐浴過后才來的。他知道自己有聞不得異味的毛病,所以即便跋山涉水的趕回來也會先行去沐浴再來見她。云初笑了起來。

    女皇陛下長嘆了一聲,在青年的懷里揚起了頭。“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他點頭。

    他們之間似乎已經不需要問好之類的話,只要一個眼神,就感覺到彼此的心都貼在了一起。

    云初拉著慕容千觴的手在御花園里轉了小半圈,來到了假山的那個暗洞之中。

    慕容千觴有點愕然,不知道云初帶自己來這里做什么,云初一轉身,圈住了慕容千觴的窄腰,“我好想你。”

    慕容千觴的目光柔和了下來,他的身子微微的朝后仰。靠在了假山的山石上,他用手臂環住了自己的妻子,“我也好想你。”

    他們兩個的話音才落,天邊就有碩大的煙花綻放開來,五顏六色的繽紛染上了兩個人的眸色,兩個人就這樣凝望著,慕容千觴的心平靜了下來,他們都沒再說什么,而是緊緊的靠在一起,感受到彼此給予的溫暖,宮墻外面有人放起了鞭炮,霹靂啪啦的炸響成了一片,而他們兩個就好象被阻隔在這小小的空間里面一樣,外界對與他們來說絲毫干擾都沒有,兩個人都是那樣的祥和平靜。

    女皇陛下眼底的光輝,讓他想到了他初見她時候的模樣,他的性子那時候是那么的清冷和寡淡,人又是那么的孤僻與孤獨,這么多年。也只有女皇陛下這樣的人才能將他從自己的世界之中拉出來,也只有女皇陛下這樣的人才會讓他完全挪不開眼眸。

    “快說,你愛我!”女皇陛下微微的一撇嘴。

    “我愛你。”青年毫無保留的笑了起來,貼在自己妻子的耳邊說道。

    云初的臉微微的一紅,“你這么晚才回來,害的我差點以為真的要大開后宮之門了才能將你逼回來呢。”

    “你想的都是什么啊!”慕容千觴蹙眉笑道。

    “都是你啊!”云初理直氣壯的說道,讓慕容千觴一陣的失笑。這就是他的女皇了,他朝著女皇陛下的唇角親了下去。

    是啊,她想的都是他,他又何嘗不是。

    “我有一件禮物要送你。”慕容千觴柔聲說道。

    “我也有。”云初不甘示弱的說道。

    “是什么?”慕容千觴有點意外,問道。

    “你先閉眼啊。”云初挑了一下眼梢,壞笑著說道。

    慕容千觴真的閉上了眼睛,他聽到了衣服的響動,慕容千觴不知道女皇陛下在搞什么鬼,雖然很想睜開眼睛,但是還是忍住了,耐心的等著。

    一會,他聽到女皇陛下叫他,他睜開了眼睛,卻徹底的驚呆了。

    隱隱的月光透過山石的縫隙映照進來,女皇陛下不著寸縷的站在他的面前,地上衣服環繞,她的墨發蜿蜒順著她的身體垂下,襯的她皮膚白的如同雪一樣,她的唇色依然是殷紅的,帶著驚心動魄的美。

    慕容千觴的目光定在了自己妻子的身上,她素來都膽子大的可以,即便這不是第一次她在他面前這樣,但是還是給他帶來了極大的沖擊力。他感覺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滯了,慕容千觴還是很快的回過神來,忙撿起了地上的白裘想要將她包裹起來,“你瘋了,要是凍壞了怎么辦?”

    “那你就來溫暖我啊。”女皇陛下手臂一展如游魚一樣的投入了自己丈夫的懷抱之中。

    良久,假山深處傳來了令人面紅耳赤的聲音。

    蒹葭在外面簡直快要挖個洞鉆進去了。

    “陛下陛下,長安公主殿下要生了!”白露遠遠的跑了過來,見到蒹葭自己站在假山之外,“陛下呢?”

    “陛下!”蒹葭也尷尬的要死,里面傳出來的聲音分明是她不應該去打擾的。但是......

    “你小妹快生了。”慕容千觴喘息著對懷里的朝著他壞笑的人說道。

    “沒事。”懷里的人伸出手臂,勾住了他,“她一時半會生不出來的,沒那么快......”她貼近了自己丈夫的耳朵,“可是我也想再要一個寶寶怎么辦?”

    又隔了好長的時間,蒹葭才見女皇陛下被慕容大將軍從假山之中抱了出來,整個人懶洋洋的,似乎連眼睛都有點睜不開的樣子。

    “走吧,去守著看看長安生的是男是女。”女皇陛下慵懶的說道。

    “是。我的女皇。”慕容千觴的眼底染上了無限的笑意。

    墻外,墻內同時升起了碩大的煙火,壯麗絢爛,星輝一樣的落下,將兩個人的身影緊緊的映照在一起。

    (全書完)

    后記:

    兩千年后,電視里報道著一個激動人心的消息。

    一名年輕的記者在鏡頭前強壓著自己的激動,“這是大齊歷史第一位女皇的陵墓,下面全國乃至全世界人民都會在電視機前見證這一刻的到來。女皇陛下的棺槨即將被打開!而與女皇葬在一起的是女皇陛下的皇夫,他們夫妻相濡以沫七十年,相傳他們在同一天身亡,算是印證了愛情史上最叫人心馳神往的一句話。但愿同年同日死。他們也是后人廣為傳頌的一對夫妻,相愛相戀,生死不渝。她是我國歷史上最傳奇的女皇,在位六十年,開創了大齊的盛世,讓大齊的國力發展到了巔峰。當時的世人皆以是齊人為榮。女皇陵墓是我國目前保存的最完整的皇家陵墓之一。”

    電視里鏡頭轉換,一座碩大的華麗棺槨出現在鏡頭面前。

    雖然經歷了幾千年的歲月,那鎏金的棺槨依然可以見到當初的風采。

    “最最激動人心的時候到了!”記者嘶喊的嗓子都有點啞。“讓我們一起見證歷史的時刻!”

    隨著考古人員的動作,起吊機吊起了棺槨上那厚實的棺蓋。

    鏡頭再度轉換,記者聲嘶力竭的喊道,“親愛的觀眾朋友們,我們在一起見證了歷史!女皇陛下的棺槨被打開了!讓我們一堵這千古女皇的風采!”

    不過等鏡頭投向棺槨內部之后,那記者沉默了。

    鏡頭下的棺槨竟然是一尊空的棺槨。

    “觀眾朋友們,這有一卷書信。”記者見考古學者從棺槨之中取出了一張紙出來。“讓我們看看,上面寫的是什么。”

    隨著考古人員將那卷書信展開,鏡頭下赫然出現了幾個龍飛鳳舞的大字,“想挖朕的墓?你們還嫩點!”

    記者在鏡頭前擦了擦額前的汗,訕笑了兩聲,“女皇陛下真的好調皮啊。”他話鋒一轉,“不過這是女皇親筆所書,具備極其高的文化價值,女皇在書法上的造詣已經是登峰造極的。這是無價之寶!”

    本站訪問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內輸入:紫幽閣即可訪問!



txt下載地址:http://www.sky2m.cn/down/63000/
手機閱讀:http://m.77dushu.com/novel/63000/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