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完結篇!

作者:小蠻蠻子 |字數:3943

人氣小說:校花的貼身高手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沈浪蘇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長青帝尊又撩我了:嬌后,好火辣!都市奇緣重生軍婚:神醫嬌妻寵上癮

    關家辰今年59歲,卻滿頭白發,滿臉皺紋,行動遲緩的像個70多歲的老人。

    自14年前與薄、阮兩家決裂后,關家辰下定決心,再也不會和薄宏業和阮承志見面。

    可是,天道輪回。

    他14年前犯下的錯事,如今就要他親自來償還!

    拘留所里十分的陰暗潮濕,他被請過來半天,面料昂貴的衣服上,就沾染上了一股腐朽的酸臭味。

    “關家辰……”

    阮承志走進審訊室,有些不確定眼前看到的老爺爺是以前那個霸道卻意氣風發的二哥。他先前醞釀出的滿腔怒火,在這一刻盡數化為唏噓。

    薄宏業也跟了進去,他只是害怕阮承志會失去理智。

    薄宏業同樣有些沒認出來這個頭發花白的老人是關家辰。

    “呵呵……”關家辰看見阮承志和薄宏業,眼眶迅速的泛紅,他沒想到再見會是以這樣一種羞辱的方式,“既然要翻舊賬,就算個清楚,所有的罪我都認了,你們要怎樣都行!”

    阮承志聽他毫無悔改之心,殺心頓起。

    “關家辰!你真是讓我太失望了!我以為你至少是個頂天立地的男人,沒想到你這么無恥下賤!你有什么都沖著我來,你為什么要找人綁架我女兒,還間接害死我老婆,她們兩個是最無辜的!”

    關家辰的嘴唇囁嚅了一下,近乎于自言自語的呢喃道:“孔靖會死,是我沒有想到的……我以為,她會認清你軟弱的面目,來到我的身邊……”

    “你放狗屁!”阮承志氣的失常,什么涵養禮儀都被他拋之腦后,“你知不知道,我們有多辛苦才懷上了伶伶,你找人綁架她,是要了我們的命!你口口聲聲說你愛孔靖,但你卻害死了她!”

    阮承志朝關家辰撲了上去。

    “我今天就要替孔靖報仇!我要剖開你的心肝看看,里面到底是不是黑的!”

    關家辰躲閃不及,被阮承志一拳打在了鼻梁骨上,鮮血直流!

    他沒有叫喊,承受著阮承志一拳又一拳的痛!

    “夠了!承志!”薄宏業抱住了阮承志,把他拉到了一旁。回頭看一眼滿臉血的關家辰,眼中早已沒有任何的感情,有的只是同仇敵愾的厭惡,“你殺了他,你也要坐牢的!”

    阮承志氣喘如牛,兩只拳頭都染上了鮮血,分不清是他的,還是關家辰的。

    “我不怕!我要殺了他,讓他去陰間給孔靖道歉!”

    薄宏業不贊同的看著他,“你現在可不止一個人!你忘了靈靈了?她好不容易回歸了家庭,你想讓她有一個殺人犯的父親?!”

    薄宏業一語驚醒夢中人。

    阮承志渾身打了個哆嗦,腦中驟然浮現出金靈的臉。

    他重重的喘了幾聲,拉開椅子氣鼓鼓的坐下,只是不再動手了。

    薄宏業看向關家辰,“我們今天來,也是想跟你確認,當年你是不是做了那些事,既然你已經承認了,我們也沒什么好說的了,該判刑就判刑,該坐牢就坐牢,為了你這種人渣沾上鮮血,實在是不值得!”

    他轉身對阮承志說道:“打也打了,氣也撒了,出去吧。”

    阮承志剛起身,關家辰突然抬起一直垂下的頭,蒼老的聲音喊道:“大哥!三弟!當年的事情是我錯了,我一時鬼迷了心竅,才會做出那樣的事情,是我錯了!”

    阮承志從鼻子里哼了一聲,沒吭聲。

    關家辰繼續道:“都是我造的孽,我愿意一人承擔,包括后來你女兒出車禍等等的事情,全是我一個人干的!我只有一個請求!”

    阮承志回頭:“你還有什么請求?”

    關家辰滿臉血水,觸目驚心!

    “我只求……你們放了我兒子,他是無辜的……”

    “走吧,承志。”

    薄宏業開口打斷,他怕阮承志聽到這句話火氣又被點起來。

    可是這次阮承志卻沒有再生氣,他只是冷冷的看著關家辰一眼,像看一條喪家犬,用充滿了悲憫的語氣說:“關家辰,你看看你這副樣子,真可憐。你知道孔靖為什么不愛你嗎?像你這一種人,自己過不好就要全世界都不好,你不配得到任何人的愛!”

    阮承志踏出門,順手關上了門。

    關家辰虛弱的聲音從門內傳來:“求求你們了!我一個人受罪就好了,放過我兒子吧……求求你們了……他是無辜的啊……”

    只可惜,他的哭喊回蕩在走廊里,卻沒有任何人愿意搭理他。

    另外一間審訊室里,坐著關子俊。

    他今年30歲,青年才俊,面容俊朗,可是,他的眉峰常年緊蹙,透著一股戾氣,讓人不太敢靠近他。

    他穿著精致的西裝三件套,即使被拘留了一整個晚上,渾身上下都一絲不茍。

    警察:“人證物證都在,你涉嫌一系列的車禍、綁架事件,你還有什么想說的嗎?”

    他端坐著,直勾勾的盯著警察,面無表情。

    “我要見我的律師。”

    警察見慣了這種裝模作樣的有錢人,冷笑了一聲,“當然可以。”

    關子俊的律師走了進來,對他搖了搖頭。

    “關先生,你這次招惹了不得了的人,又是阮家薄家,而且人證和物證都有,想要做無罪辯護基本不可能,我勸你認罪,法官還能酌情給你量刑輕一點。”

    原本氣定神閑的關子俊,聽到律師的話,情緒變得激動起來。

    “你讓我認罪?!我每個月付你那么多錢干什么吃的?!”

    律師一臉畏縮,“關先生,不是我不幫你,薄阮兩家是什么實力你也知道,再說了,證據對你都非常不利,而且你父親也牽扯上一樁殺人案,你們父子倆這次……哎……”

    關子俊的情緒逐漸的收斂起來,他通紅著眼睛,“我有個要求,罪我一個人認了,包括那件殺人案,你幫我父親做無罪辯護。他都不知情。”

    律師一臉無語,“關先生,殺人案發生在14年前,那時候你才十幾歲……作偽證也是會被判刑的,我不想就此斷送我的職業生涯。”

    關子俊:“你要多少錢?一千萬?五千萬?一個億?!我全都給你!我爸他什么都不知道!”

    律師站起身,“關先生,我真的幫不了你,你還是另請高明吧!”

    關子俊頹廢的癱坐在椅子上。

    從他出生那一刻開始,他眼中的父親就是冷血而殘暴的,對母親冷血,對他殘暴。他記得小時候,常常看見父親撫摸一個女人的照片,還叫著那個女人的名字孔靖。

    關子俊想要的不多,他做了這么多事,只是想從父親的眼里得到一點存在感,得到一點關愛。可是,即便他做再多的事情,父親從不拿正眼瞧他。

    直到他知道當年阮伶伶失蹤的真相,并且委派了自己的情人唐可兒進入阮家開始,父親對他的態度變了,雖然一開始是打罵,后來卻變成了痛心。

    他感覺到了新生!他終于得到了父親的關注!

    “啊啊啊啊啊啊……”關子俊突然在審訊室里抱頭大喊了起來。

    阮晨希和薄景山全程都隔著一層玻璃,注視著關子俊的行為。

    見到關子俊大喊的這一幕,薄景山心中突然釋然了。

    他原本想暴打這個傷害金靈的家伙,可是看著他的行為,只剩下同情。

    “走吧。”

    阮晨希冷冷的看了關子俊最后一眼,笑道:“罪有應得。”

    一個月后,也就是春節的前一天。

    薄、阮兩家一起去了法院,所有害過金靈的人,一個都沒落下。

    關家辰、關子俊、牧江、杜梅、唐可兒、牧澤……

    每個人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法律的審判。

    其中、唐可兒和牧澤被判處一年有期徒刑。

    關家辰和牧江,因為牽扯到殺人案,被判處無期徒刑。

    關子俊的刑罰稍輕,被判處10年。

    這場策劃了10幾年的陰謀大戲,也在新年的最后一天,落下了帷幕。

    壞人全都進了監獄,好人在一起闔家歡樂。

    今年春節,是薄、阮兩家最開心的日子。

    金靈就像個吉祥物,收到了數不清的壓歲錢和禮物,被眾人捧在心尖上寵。

    晚上,就在大家聚在一起看電視聊天的時候,燈光突然熄滅了。

    金靈嚇得去抓旁邊人的手,卻發現身邊的位置空了。

    片刻之后,面前突然打下了一束燈光,高大英俊的男人在她面前單膝下跪,手里捧著一束玫瑰和鉆戒,當著兩家人的面,深情款款的問她:“靈靈,嫁給我好嗎?”

    金靈完全沒料到,薄景山會來一次這么正式的求婚。

    她不知道,薄景山在知道結婚證因為金靈改名的事情,要重新辦理一次時,就做出了這樣的打算。

    她回頭看一眼四周期盼的眼神,在眾人的眼神中,撲進了薄景山的懷里,“我愿意!”

    “哦哦哦哦……”

    周圍爆發出歡呼聲和鼓掌聲。

    金靈紅著臉伸出手,讓薄景山給她戴上了鉆戒。

    金靈小聲問:“這個跟我在商場里看見的不一樣。”

    薄景山:“哪里不一樣?”

    金靈:“太大了,不會是玻璃做的吧?”

    薄景山:“……”

    薄語琴被逗得哈哈大笑,“靈靈你放心吧,這可是我專門拖朋友從國外設計買回來的,花了一千多萬,上面還刻著你和景山的名字呢。”

    金靈把戒指摘下來看,果然看見里面刻著一個“ling&shan”。

    她小臉一紅,吐著舌頭笑了,“景山,你真舍得花錢。”

    薄景山:“沒關系,我的就是你的,相當于花的都是你的錢。”

    “哈哈哈……”

    “哈哈哈……”

    當晚,金靈難得發了一條朋友圈。

    她拍下了一張巨型鉆戒的照片,配了文字,“我愿意。”

    下面的留言沒一會兒就爆了。

    平時很多根本不和金靈來往的同學,看見這張照片,紛紛留言自己的感受。

    “哇,金靈你被求婚了!祝福!”

    “這不是淘寶買的吧,9.8包郵?”

    “看起來很不便宜,金靈,你老公好有錢啊……”

    “什么時候辦喜酒啊,我一定來參加。”

    “金靈,你什么時候找了個這么有錢的老公,難怪不和大家聯系了,嘖嘖嘖……”

    ……

    留言有很多酸的,也有一些是真心祝福的。

    金靈匆匆掃過一眼,就關了手機。

    這張朋友圈,她只想發給那些真正的朋友看。

    沒過一會兒,范馨兒就打來了電話。

    “靈靈,新年快樂!薄先生跟你求婚了嗎?太浪漫了!好羨慕你啊,不像某些人,呆的跟木頭一樣!”

    金靈敏感的捕捉了她話語里的信息,笑道:“某些人,你指的是于助理嗎?”

    “啊……”范馨兒沒料到金靈突然變得這么聰明了,她回頭看了一眼身旁某個冷冰冰的男人,悄聲道:“其實某人也不是那么木頭的,嘿嘿,總之,新年快樂!寶貝你要永遠幸福啊!”

    金靈:“你也是,和于助理要幸福哦!”

    金靈掛了電話,抓住了薄景山溫暖的大手,“景山,于助理找女朋友了。”

    薄景山沒關注過于秋的感情,也看出他最近和以前有點不一樣,例如,他偷偷傻笑的時間變多了……

    春節期間,阮晨希等一眾好友也約了薄景山和金靈一起吃飯慶祝。

    席間,林語晗和顧修遠是一起過來的,即使林語晗的態度好像很不耐煩,但也不耽誤顧修遠做一個舔狗。

    肖遠也帶了女朋友過來,說過完年就打算結婚。

    只有阮晨希一個單身狗,在宴席上被眾人狠狠的調侃了一番。

    作為一個妹控,他毫不在意。

    “我要是找老婆,也要找個妹妹這樣的,一般的女人可比不上我妹妹一點半點。”

    薄景山立刻心生警惕,“阮晨希,現在你妹妹已經嫁人了。”

    阮晨希切了一聲,“你有點做妹夫的自覺好嗎?叫大哥。”

    薄景山:“……”

    肖遠:“阮晨希,你不想活了?”

    顧修遠:“阮晨希,你好像是真的不想活了。”

    金靈:“哥哥,景山比你大,叫大哥有點奇怪。”

    阮晨希被眾人圍攻了一頓,狠狠的瞪了薄景山一眼。

    “比我大兩個月出生而已,算什么本事!”

    薄景山細心的挑去魚刺,把魚肉放進金靈的碗里,睨了阮晨希一眼,“那也比你大,認命吧。”

    離金靈的預產期越來越近,一大家人都有些提心吊膽。

    薄景山更是早早的準備好了一個小小的行李箱,每日睡前就擺在床邊,等金靈隨時發動。

    金靈倒是毫無反應,該吃吃,該喝喝,比上一個月又胖了好幾斤。

    這天晚上吃過飯,金靈剛要起身,突然感覺腹部一陣抽痛。

    她扶著椅子不敢動,小聲的喊:“景山、景山……”

    薄景山正在臥室里換衣服,聽見她的聲音,頓時急急忙忙的沖了出來,“肚子疼?”

    金靈臉上的血色潮水般褪去,從喉嚨間溢出了一聲呻yin,“啊……疼……”

    薄景山二話不說指揮吳姐拿好東西,他從臥室里找來一塊毛毯,把金靈嚴嚴實實的包起來,抱著她快速下樓。

    在路上,薄景山不忘給薄阮兩家都打去了電話。

    金靈疼了一路,到了醫院已經沒力氣叫喊了。

    她被推進了手產房,薄景山全程握著她的手,擦去她額頭上瀑布一樣的汗水,心疼的說:“別怕,我在。”

    “薄景山,都怪你……”

    疼的理智全無時,小家伙開始說起了胡話。

    薄景山額頭上的汗水也沒停下來過,特別是看著小家伙疼的臉色發白,而鎮痛泵又對她不起作用時,更是急的眼睛發紅。

    還好,金靈只用了兩個多小時就把孩子生下來了。

    是個大胖小子,眉眼像極了薄景山。

    一出產房,薄景山完全沒有去看過孩子,全程都看著金靈。

    金靈一張小臉蒼白,卻泛起了笑容,“景山,我想看看孩子……”

    薄景山這才讓龍琴把孩子抱過來給她看。

    金靈看見這個大胖小子,滿眼都是母愛,說道:“他長得這么胖,小名就叫胖胖吧。”

    薄景山這個妻奴完全沒有任何的意見,只是很快就讓人把胖胖給抱走了,他知道金靈流失了大量的體力,現在急需要休息。

    薄家人和阮家人圍著一個胖胖,都是又心疼又開心。

    阮承志更是逗著胖胖說:“胖胖……叫外公……”

    龍琴:“阮承志,你清醒一點,他才剛出生。”

    阮承志撓撓頭,有些不好意思,“我太高興了,讓大家見笑了。”

    大家都圍著孩子打轉,也沒有人去打擾在病房里呆著的薄景山和金靈。

    金靈睡了幾個小時,再醒過來時,臉色已經好了很多,她甚至能夠坐起來了。

    薄景山守在床邊,一直拉著她的手,手心里全是汗。

    金靈被他拽的緊了,忍不住回頭,摸摸他的臉,“景山,我不疼了。”

    薄景山眼尾發紅,急忙背過身去,平穩了一下情緒。

    看著小家伙疼的發不出聲音時,他心疼的要死了。

    他也在心里暗暗發誓,以后絕不會再讓小可愛受這種苦了。

    金靈醒了之后,一大家人也都進了病房。

    大家七嘴八舌的關心著金靈。

    金靈抱著孩子,滿心都是幸福。她逗弄著小胖子肉乎乎的臉,笑道:“胖胖長得真像爸爸,以后肯定比爸爸還帥。”

    薄景山內心:那不可能。永遠不可能有人比你的老公帥。

    盡管小胖子還沒長大,薄景山已經有了一種危機感。

    “你現在要好好休息,抱孩子的事情交給爸媽就行了。”

    龍琴卻笑道:“景山,你不抱抱你兒子?”

    薄景山幫金靈掖好了被子,在金靈期盼的目光中,伸手接過了孩子。

    他抱孩子的手法非常專業,好像特意練過一樣,一手托屁屁,一手托頸。他甚至還拍了拍孩子的背。

    龍琴等人看見他這么專業的奶爸模樣,都松了一口氣。

    金靈生完孩子后,就和薄景山一起搬回了別墅去住,家里不僅有做飯的吳姐,還專門請了兩個月嫂,一個負責照顧金靈,一個負責照顧孩子。

    金靈每天吃的好,休息的好,身體也回復的特別好。

    只是,照顧金靈的那個月嫂心里有點郁悶:自己的活兒怎么全讓男主人給做了,她就這么平白無故的拿著幾萬的月薪真的好嗎?

    薄景山不僅每天給金靈擦洗,還每天喂金靈吃東西。

    金靈坐個月子,沒瘦,又胖了幾斤。

    一直到出月子的那天,金靈捏了捏肚皮上的肉,苦惱不已:“我要去健身。”

    健身房里那么多野男人!

    薄景山第一反應是拒絕,“不行。”

    金靈不高興,“我這么胖!小胖胖以后會嫌棄自己的媽媽的!”

    薄景山:“他敢!”

    金靈硬的不行來軟的,“我這么胖,對身體不好,穿婚紗照也不好看,我想漂漂亮亮的。”

    薄景山想了想,女孩子總是愛美的,于是想了個折中的辦法,“家里不是有一間專門健身的房間嗎?你還需要什么器材,我讓于秋買回來。”

    就這樣,金靈去想健身房里看帥哥的心愿泡湯了。

    不僅如此,她還被迫每天晚上和薄景山在健身房里進行曖昧不清二人運動……健身的效果沒看到,薄景山的禽獸本質是暴露的徹徹底底。

    這天晚上,金靈又被按在了桌面上。

    她拍打薄景山的胸膛,“薄景山!你禽獸!說好了今天只是單純的鍛煉的!”

    薄景山舔了舔嘴唇,身體里燥火四起,他足足忍耐了十一個月,現在好不容易得了自由,他恨不得每天晚上讓金靈下不了床。

    “這項運動更能燃燒卡路里,而且美容養顏。”

    “無恥!”

    “恩,你今天才知道?”

    “唔……啊……”

    月嫂們很有默契,一到晚上就絕不靠近健身房和臥室,不然會聽到某些奇奇怪怪的聲音……

    兩人整天在家里做著某些不可描述的事情,薄、阮兩家人卻為了他們的婚禮操碎了心。

    婚禮依照薄老太太所言,定在4月中旬的星期天,剛好是個大晴天。

    金靈穿著一襲美膩的婚紗,和薄景山手牽手走進了婚禮的殿堂。

    她知道,這一次,她用正確的方式開啟了人生的新篇章。

    老公兒子爸爸媽媽哥哥姐姐……她真是要啥有啥的人生贏家啊!!!

    小蠻蠻子 說:

    后來,金靈回學校去讀書啦……遇到了很多很多的帥哥……老男人每天吃醋吃的飛起……但是小家伙越來越大,越來越不服管教,讓老男人操碎了心!!!

    全文完結啦~感謝一直以來追文的親們!愛你們!

    大家都說,故事應該在最美好的時候完結,我也這么認為,就把所有的美好留給薄景山和金靈吧,還有那個胖乎乎的小胖胖!

    江湖再見!

    (全文完)



txt下載地址:http://www.sky2m.cn/down/62974/
手機閱讀:http://m.77dushu.com/novel/62974/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