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我從天上來 第33章 密諜

作者:林點蒼 |字數:1969

人氣小說:校花的貼身高手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沈浪蘇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長青帝尊又撩我了:嬌后,好火辣!都市奇緣重生軍婚:神醫嬌妻寵上癮

    一場雨后,秋老虎襲來,每日的太陽又見炙烈起來。

    書院有風雨塔,自然是四季溫度宜人,但汀州城內的達官顯貴就只好自己尋消暑的法子,一時間碎玉小點的各式冷飲又供不應求起來,而且每到中午酷暑時,疏水溪旁,書院圍墻周遭都會多出許多來蹭著風雨塔避暑納涼的游人,這些人雖未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但每日進出書院都像趕集一般,也實在令人厭煩。

    商宇索性就連門也不出了,授課之余只是垂釣下棋,秦逸幾次想讓他管一管書院附近的秩序問題,他連門都沒讓秦逸進。

    而小瑩兒開始纏著商宇要學算學,每日讀書做題,變得文靜了許多,而且她算題之時練習控制天能竟是頗有進步,商宇和連大竹也便由她去了。

    至于李小明,在他知曉商宇為他謀得夏宮左衛一職后,練刀更加刻苦,每日幾乎要練足六個時辰,并且時不時便會去城中武館與人切磋實戰,他刀法倒是平平,但韌性遠超尋常天選,加之自愈天能傍身,時常有身手強于他許多的對手被他生生累垮而不得不認輸。

    如此悠哉的日子又過去十余日,就在天氣重新轉涼之際,商宇迎來了這個月的第三撥客人。

    “承天司供奉錢思敏,特來討教商宇先生高招。”

    書院藏書樓前,商宇看著面前這位抱拳作揖的相貌俊朗的供奉,又看看四周漸漸聚集過來的書院學子先生,有些無奈。

    “這位兄弟,這里不合適吧……”商宇攤開雙手,示意自己還拿著書本與筆墨,“移步在下住處如何?”

    錢思敏眼中滿懷戒備,細細打量商宇一番,卻發現如何看此人都與書院其他先生一般無二,雖然行走之間看得出多年習武的規矩法度,但卻絲毫看不出兇煞之相。

    只是他深知越是善于隱藏之人往往越是危險,何況他曾目睹范北沙傷勢,故而更不敢掉以輕心,心下細細思量此人說話有何陰謀。

    但商宇卻并未在意錢思敏如何想,招呼一聲之后便自顧自轉過藏書樓,沿小路往住處走去。

    錢思敏抬頭見商宇轉過竹樓便要不見身形,心懷忐忑,連忙跟上。

    小路不寬,兩旁是兩行樟樹,行走幾步便已見偏僻。

    “這位兄臺怎么稱呼?”商宇放慢腳步,等錢思敏拉近距離,問道。

    “錢思敏。”

    “原來是錢供奉。”商宇笑道,“錢供奉今日來尋在下只為切磋么?”

    “是。”錢思敏停住腳步,答這一句擲地有聲,渾身緊繃,氣勢洶洶望向商宇。

    商宇被嚇了一跳,苦笑著擺擺手:“供奉放松些,閑聊幾句而已,怎么一言不合便要動手的樣子。”

    “你究竟要如何?”錢思敏狐疑地收起架勢,皺眉道。

    “你來尋我晦氣,還問我要如何?”商宇遙遙頭,戲謔道,“你們承天司平日里除去爭斗廝殺便沒有其他事情可做么?”

    說罷,商宇繼續往前走去。

    秦思敏怒哼一聲,跟了上去。

    “我想問問錢供奉,你從前與范供奉交過手么?”商宇見他跟來,又問道。

    錢思敏面色微沉,點點頭。

    “贏過?”

    錢思敏面色更沉,搖搖頭。

    “這樣啊……”商宇沉吟道,“那想必錢供奉今日來是受人所托了?”

    “你怎……”錢思敏話未全出口,立即打住,面沉似水,再不發一言。

    錢思敏見商宇一面便如此緊張,又未曾勝過范北沙,怎會突然有想要上門挑戰的想法?商宇心有推測,卻不料一問之下,這位心思單純的供奉險些直接說漏了底細。

    商宇笑著搖搖頭,也不再去套他的話,少頃之后便到了自家小木屋門前,木門上有他掛的一把小銅鎖,屋旁擺著一口水缸,一小堆木柴。

    “錢供奉進來喝口茶水么?”商宇將書本夾在腋下,自腰間取出鑰匙打開門鎖,回頭招呼錢思敏道。

    錢思敏站在階下,凝神肅立,一語不發。

    商宇聳聳肩,不再多說,走進木屋,轉進書房,將手中書本筆墨放在案上,然后順手摘下掛在墻上的名刀“古水”。

    想了想,商宇又將刀掛了回去,脫去外罩的暖黃色長袍,僅穿著一身系緊袖口的棕色內襯,空著雙手走出房來,站在錢思敏面前:“來吧。”

    錢思敏有些錯愕。

    “稍后還要燒水做飯,你要切磋便來吧。”商宇歪著頭看向屋旁那口水缸,又對錢思敏點點頭,“錢供奉應該知曉在下略強于你,盡管進招便是。”

    錢思敏見商宇神色認真,便點一點頭,退開兩步,重新擺好架勢。

    商宇雙手自然垂下,雙目看著錢思敏,方圓之間一應動靜俱都映入心神。

    “請了。”

    錢思敏低喝一聲,周身藍色光芒微微閃動,密密麻麻數千枚冰箭憑空浮現,齊齊指向商宇。

    “嗖!”

    一聲輕響,驟雨飛蝗,空氣嗡嗡顫抖兩聲,漫天箭雨便將商宇盡數淹沒。

    同樣是水部天能“冰箭”,在天奉錢思敏手中與在小郡主夏晚晚手中自然云泥之別,單是這運發之間的突如其來,商宇便來不及從以天能將這數冰箭千盡數挪移開去。

    商宇身影原地消失,出現在錢思敏面前,一拳揮出。

    寒光乍現,一道三尺冰箭眨眼間自錢思敏手中凝出,迎面刺來。

    商宇變招,側身翻爪抓向錢思敏手腕,錢思敏同樣變招,縮身后退半步,雙手一錯,兩道冰刺左右同出。

    欺近,扣腕,封肘,撞膝,探面,架刃。

    眨眼之間,拳腳攻守數個來回,兩道人影乍合又分,同時退后。

    錢思敏后退同時揚手,兩道長有數尺碗口粗細的巨大冰箭呼嘯而出。

    商宇只退一步便閃現至錢思敏身后,轉身繼續出手。

    一陣森寒透胸而來,原來是錢思敏早有預料,石光電火間數十細小冰箭自后背倒射而出。

    商宇微微一矮身形,再度消失。

    錢思敏自忖商宇必會以閃現之法接連進攻以擾自己心神,于是沉心靜氣,周身再現無數冰箭,囊括周圍所有角度,如同刺猬全身毫刺倒豎,接著便往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但商宇并未如他料想一般出現在近處,錢思敏抬頭一看,愕然發現商宇在極遠處的樹梢之上向他微微一笑,接著再度消失。

    錢思敏在戰場上征戰多年,神出鬼沒的敵手不止見了多少,冰刺護身之法已經如同本能,自可綿綿不斷向四處散射而出,只是哪怕嫻熟如他,每一次調動如此大規模的天力,發力之間亦有一瞬空隙。

    而商宇一擊之后并不連擊,而是去到極遠處一瞬,下一刻方才才回身第二擊,偏就在這一瞬之間錯過了錢思敏最強的攻勢,一閃之間,踏入他空隙之中。

    一瞬失機,敗勢已定。

    “砰!”

    商宇一掌印在錢思敏后心,錢思敏一個踉蹌,借力沖出幾步還待轉身,卻被閃現至身后的商宇扣住肩頭,手下用巧勁,一分一錯便將錢思敏雙肩關節卸下。

    “咔嚓——”令人牙酸的骨骼摩擦之聲,錢思敏只覺一陣劇痛之后,雙臂無力垂下。

    “承讓。”

    商宇放開秦思敏,向其一抱拳。

    雙肩脫臼的錢思敏咬牙忍痛,看了商宇許久,才低聲道:“先生技高一籌,錢某認輸。”

    商宇微微一笑:“錢供奉能為亦是不俗,此戰在下獲益良多,你雙肩脫臼,太久不接回去恐會落下殘疾,你來此目的已經達到,還是快去治傷吧。”

    錢思敏看看自己下垂的雙臂,又看著商宇,眼中有些不解,此人分筋錯骨如此嫻熟,難道不會接骨么?

    商宇明白他的意思,搖頭笑道:“錢供奉莫怪,你這傷我不能治,若是你今日與在下切磋后完好無損離去,只怕今后在下便要應付無窮無盡上門尋釁的跳梁小丑了。”

    錢思敏看向商宇,面有怒色。

    商宇坦然與之對視。

    半晌后,錢思敏忍痛離去。

    這一戰之后,原本商宇親手收拾平整的屋前土地滿目瘡痍,木屋檐前墻上更是布滿觸目驚心的孔洞,而無數冰箭此時俱都化作了水流,在地上匯聚成大大小小無數水洼,十分難看。

    商宇嘆了口氣,目光又轉向另一邊,那堆柴火自然是被浸透了,好在水缸還絲毫無損。

    走近那口水缸,商宇輕輕在缸沿敲敲,突然道:“尊駕既然專程來看在下,還不現身么?”

    隨他話音落下。

    只聽“嘩啦啦啦”數聲,水缸中水流龍卷而起,在半空現出一個人形。

    商宇右手虛握,躍起便是一斬。

    隨他揮手,屋內掛在墻上的古水突然出現在手中,寒芒與水光映動,宛如江水奔流,威勢逼人。

    只是那人不閃不避,任由一刀斬來,其身軀竟然再度化作流水。

    抽刀斷水,自然徒勞無功。

    接著那人影揮拳砸向商宇面門,便是流水商宇也不敢大意,橫刀相阻,果然那拳頭接觸刀身一瞬,驟然變作鋼鐵。

    “鐺——”

    一聲脆響聲震云天,商宇倒飛出數丈之遠。

    數丈之后,商宇猶嫌不夠遠,又閃現再退數丈,在遠處一株樹上立住身形,目光前所未有地凝重,持刀的右手微微顫抖。

    果然是一位天啟,而且是有“化水”“鐵拳”兩種天能的天啟。

    “尊駕究竟是誰?”商宇沉聲問。

    只見那水流人型光華一閃,一個身穿黑衣面帶蔚藍面具的人立在當地,雙目透過面具往商宇望來:“不才錢旭,忝掌摸魚兒,見過商宇先生了。”

    摸魚兒,大禹朝野傳言中最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密諜組織,當今皇帝陛下最為忠心的一柄利劍。

    大禹密諜,尋我何事?

txt下載地址:http://www.sky2m.cn/down/62973/
手機閱讀:http://m.77dushu.com/novel/62973/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